山东民生网:首页 > 综合 > 问卷调查

科学发展的最大障碍有哪些?

时间:2012-07-28  来源:  作者:

  调查说明

  调查时间:2012年7月4日至7月10日,共7天

  调查样本:5536人(其中随机书面问卷1476人,网上调查4060人)

  调查方式:在搜狐网、人民论坛网等多家网站推出调查问卷;由人民论坛调研基地在

  广东、湖南、江西、辽宁、四川五省随机书面问卷

  数据处理:网友占权重60%;随机问卷调查占权重40%

  调查结果

  “取消农业税”、“义务教育免学费”、“全民医保体系初步形成”位居公众最满意的科学发展成就前三位

  六成受调查者认为GDP崇拜是当前科学发展的最大阻碍

  过半数受调查者期待通过积极稳妥的政治体制改革扫除科学发展障碍

  科学发展十年,我们的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社会结构也实现历史性改变,辉煌成就令人欢欣鼓舞。然而,在巨大成绩面前,中央仍多次强调,要继续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要在影响和制约科学发展的突出问题上下功夫,不断提高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能力和水平。那么,当前在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上存在哪些不足,影响和制约科学发展的突出障碍有哪些?又如何破解?围绕以上问题,人民论坛问卷调查中心进行了专题调查。

  “取消农业税”、“义务教育免学费”、“全民医保体系初步形成”位居公众最满意的科学发展成就前三位

  “十年科学发展成就辉煌,您最满意的是?”调查结果显示,“取消农业税”(选择此项的受调查者占比61.9%) 、“九年义务教育免收学费”(占比46.8%)、“13亿城乡居民的全民医保体系初步形成”(占比42.9%)得票率位居前三位。

  事实上,几乎所有受调查者都充分肯定了十年科学发展的成就,包括经济年均增长10.7%,社会结构实现历史性改变,多数人居住条件改善,各类交通更加便利,国企改革成效显著,环境保护和治理更受重视……但公众最满意的,还是取消农业税、免除学杂费以及全民医保体系的建立这些民生改善。

  有受调查者说,对百姓而言,经济的增长只是一个数字,产业结构升级只是一个概念。我们实实在在能感觉到的,一是农民不用交“四税”了,二是上学不用掏学杂费了,三是最低生活有保障了,四是农村换新颜了。这十年,政府确实是一直在努力地补贴百姓,这就是科学发展观的好处吧!

  李克强同志日前明确指出:“发展的目的就是改善民生。”的确,让大多数人都过上更幸福美好的生活,切实感受到科学发展带来的实惠,才是我们落实科学发展观的目的所在。

  六成受调查者认为GDP崇拜是当前科学发展的最大阻碍

  如果10分为满分,您对科学发展观贯彻落实的总体评价是几分?对于这个问题,49.2%受调查者的打分为6分及以下(不太满意),30.7%的受调查者选择了“7分”(较满意),选择8分及以上(满意或非常满意)的受调查者总计20.1%。

  为什么近半受调查者认为科学发展观的贯彻落实不尽人意?他们指出,我们还没能彻底从狂奔的GDP战车上下来,环境还没有得到充分地治理和保护,政治建设、社会建设、文化建设尚未跟上经济建设飞快的步伐,人的全面发展也尚待加强。

  那么,在公众心目中,影响和制约科学发展的最大的障碍是什么?“GDP崇拜”以66.1%的得票率位居榜首,接下来得票率最高的分别是“公权力滥用”(占比63.5%)、“既得利益群体”(占比62.2%)、“人治式领导”(占比59.5%)、“官本位回潮”(占比58.4%)、“政绩考核模式弊端”(占比37.6%)、“社会参与不足”(占比35.0%)、“理论支撑不够”(占比28.3%)、“政令不畅”(占比25.6%)、“速度型思维惯性”(占比24.5%)。

  受调查者的意见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难以割舍的“GDP崇拜”消解了科学发展理念。多数受调查者认为,不少官员对经济增长的速度情有独钟,总觉得飙升的GDP数字和不低于8%的经济增长率才能昭示祖国的繁荣昌盛,这太过片面。也有不少受调查者认为,科学发展观提出以来,各级政府和官员虽然口头上开始倡导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和人的全面发展,可是实际中却往往不自觉地回到了单一的经济加速发展的惯性轨道上去。这些无疑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科学发展理念的战略指导意义。

  二,公权力的“越位”与“缺位”是当下贯彻科学发展观的掣肘。一些受调查者反映,“一些官员把公权变为私器,贪污腐化,为一己之私可将国家的长治久安、人民的根本利益抛于脑后,谈何科学发展”。有专家指出,当前公权力滥用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在微观经济层面过分干预与寻租等。官员是实践科学发展观的主体,权力滥用、人治式领导、官本位回潮,都是执政能力不足的表现。只有监督权力、提升执政水平,才能破解科学发展的这些障碍。

  三,既得利益者阻碍了进一步的改革和发展。受调查者普遍提到,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造就了一些既得利益群体,他们在某种程度上“绑架”了公权力,阻挠了“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对此,专家表示,科学发展观是当政者基于对前一阶段发展的反思而进行的理念升级,出发点之一是让人民分享改革发展的成果,而这与既得利益群体的利益恰恰是背道而驰的。事实上,每一次改革和发展都要遭遇既得利益群体,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必然要破除既得利益群体掣肘。

  过半数受调查者期待积极稳妥的政治体制改革

  要排除科学发展的障碍,从提升执政能力方面来看,最主要的是什么?50.1%的受调查者选择了“扩大党内民主,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26.5%的受调查者选择了“转变政府职能,加强公共服务”,10.2%的受调查者选择了“制定和完善政绩评价考核体系”,4.8%的受调查者选择“理清中央与地方的财权与事权关系”。

  缘何过半数的受调查者认为,要排除科学发展的障碍最主要的是“扩大党内民主,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一些受调查者谈到,其实目前公众最担忧的问题是高度集中的公权力得不到有效的制约、监督和制衡,部分官员的腐败既猖獗又日渐披上“合法”外衣,必须通过积极稳妥的政治体制改革,有效地制衡权力,真正带动科学发展。但有专家也提出,其实在当下科学发展理念已深入人心,政治体制改革也几近共识,之所以仍然步履维艰,一是因为政治观未能与时俱进,缺乏理论支撑;二是因为在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传统思维模式中,党和政府代表人民行使权力,几乎承担了一切责任。要提升执政能力助力科学发展,首要应当进行观念转型和职能转型。新的形势下,执政者既应着力推动认识上的突破,又要不断深化改革,建立科学的决策、执行、监督体制及其运行机制,从全能政府转型为符合时代要求的、提供更好的公共产品的治理型政府,从而果决扫清前方的障碍,真正做到“以人为本、统筹兼顾、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